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学小说 >

【摆渡·冬】厨子李三(小说)

时间:2021-07-14 00:32
        序   在一片荒凉的山坡上,有一座新起的坟头孤零零地落在那。几片还未燃尽的纸钱在抖动,烟随着风飘升,破碎的酒坛碎片上沾满灰尘,枯枝败叶与摇摆的枯草仿佛在诉说着被埋者的故事。    一   “李三,来一下。”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朝着李三招手。他叫王富贵,因为早年去东洋留过学,现在当了鬼子的翻译官。虽然他嘴里是喊着“太君”,但在他心里鬼子就是鬼子,那不过是他做做戏而已。   “王哥,您找我。”李三回答着,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。他顾不得擦脸上的烟灰,小心翼翼地在衣服上抹了抹手。   “宫本太君要宴请贵客,你快去准备一下,弄几个好菜,再烫一壶酒。”王富贵对李三的态度非常满意。毕竟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,孤家寡人的李三,是难以生存的,特别是他脸上的一道大刀疤,给人的感觉那么狰狞。是王富贵给了他一个给日本人做饭的机会,让他能够吃饱穿暖。王富贵觉得自己就如同李三的再生父母,李三对他恭敬点是对的,事实上李三也是这么做的,他给鬼子做菜总会偷偷给王富贵留一份。   “好,好,我这就去准备。”李三的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。说完,急匆匆地转身就走。   “慢着。”王富贵不紧不慢地喊道。   “王哥,您还有啥吩咐?”李三更加小心翼翼,态度更加恭敬。   “嘿嘿,李三,你跟我有几年了?”王富贵抖开扇子自顾地扇了扇。   “回王哥,快三年了。想当年要不是您把我从死人堆里捞出来,哪有我的今天。”李三笑着答道,脸上的刀疤显得更加狰狞。   “嗯,你小子记性不错。不过你也别客气,我也是看中你的一身做饭本事,要不是你家祖上做过御厨,我也不会介绍你来给宫本太君当厨子。呐,这是太君赏你的大洋。”说着,王富贵从兜里捏出两块大洋。   “王哥,您可折煞我了,我孤家寡人的,哪有用钱的地方,和之前一样,还是您帮我保管着吧!”李三推脱道。   “嗯,那好吧,等你用的时候再来找我要。”王富贵把大洋重新装进口袋。   “那王哥,我这就给太君准备酒菜去。”李三说道。   “行,你下去吧,好好弄,宫本太君一高兴,指不定下次赏你一个东洋婆娘当老婆。”王富贵说道。   李三“嘿嘿”了两声就匆匆下去了。   “这小子,还算识相。”王富贵扇着扇子转身走了,其实宫本奖励李三十块现大洋,但他觉得李三的就是他的,他喜欢听现大洋在兜里碰撞着发出的清脆响声。   二   餐桌上摆满各种美食,有烤鸡,有羊腿,有牛肉,还有其他菜肴。宫本太郎和三个日本人跪坐在桌前,用日语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。李三听不懂日本话,只能小心翼翼地伺候着。   宫本太郎是这批日本军的最高长官,他负责镇守这个县城有两年多了。在中国生活的这几年,他喜欢上了中国美食,于是就有了用这顿饭招呼贵客的事情。   按照惯例,由李三分别试吃了每一个菜品,在验证了没毒后,宫本太郎才与其他三个日本军官大吃大喝起来。王富贵虽然是翻译官,但在宫本太郎眼里他就是日本人的一条狗,根本不可能叫他一起吃饭,于是王富贵就喊着李三在另一个屋开了一桌。比起那些大荤,王富贵还是喜欢吃老家的面食。吃着老家的面,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日子。李三给王富贵炖了一只鸡,并用鸡汤下了一碗面条。   “王哥,那三位太君是干啥的?”李三给王富贵倒了一杯酒,好奇地问道。   “华东司令部来的,具体来干啥我也不知道,我估计鬼子最近应该有什么大动作吧?”王富贵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口酒说道:“鬼子最近的形式不怎么好,但是谁让咱端着人家的饭碗呢。”   “李三,坐下来,一起喝一杯吧。”王富贵瞅了瞅李三。   “好的,谢谢王哥。”李三恭敬地坐了下来,主动给王富贵倒起酒来。   “说起来,上次还得谢谢你啊。要不是你给我出主意,鬼子哪能抓住那个八路?我哪有今天这么风光。”王富贵得意洋洋地说道。   “王哥,您客气了。这都是您贵人多福,我那鬼点子倒是其次了。只是听说那个八路后来到死也没招供,给你惹了不少麻烦。”李三又给王富贵满上一杯酒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。   “那没啥,倒是你小子,还算懂事,知道有好事叫着哥哥我。以后哥哥发达了,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王富贵拍拍李三的肩膀说道。   “谢谢王哥,谢谢王哥。”李三更加恭敬。   三   “八路来了,八路来了。”王富贵被一阵叫声和枪声惊醒。昨晚他喝得大醉,到现在还云里雾里的。   “李三,李三……”王富贵一边穿衣服一边大喊。   “王哥,我来了。”不一会,只见李三灰头土脸地跑了进来。 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王富贵急急问道。   “王哥,出大事了,八路打上门来了,烧了粮草。皇军现在顶不住了。”李三有点语无伦次。   “不可能,不可能,皇军怎么可能被土八路打败?”王富贵额头青筋凸起,汗水一下子流了出来,酒也醒了,只是他不敢相信这个现实。   “王哥,咱赶紧跑吧。”李三见王富贵有点懵,赶紧提醒道。   是啊,如果八路军打败鬼子,他这个狗腿子一定没有好下场。王富贵赶紧爬起来,他顾不得擦额头的汗。他想,不行,我不能死,我要活下去。   “走。”王富贵毫不犹豫地说,他在家里还藏了很多现大洋,大不了以后隐姓埋名,照样可以吃香的喝辣的。   王富贵穿好衣服就要逃,李三问道,“王哥,太君那边咱不用管了吗?”   “管个鸟蛋,命都没了,还管那帮鬼子干个球。”王富贵狠狠地训斥道。   “八格牙路。”宫本太郎的声音从王富贵的身后传来。   王富贵一回头看到宫本太郎正要掏枪,瞬间脸色就变了。好在旁边的两个日本军官及时拉住了他,要不然王富贵肯定凶多吉少。李三见状,也松了一口气。   “太君,我正要找您呢!我知道有条小路可以暂时离开这里。”王富贵赶紧说道。   “不用了,你还有你跟我来。”宫本太郎用枪指了指王富贵和李三,他们走进一处不起眼的房间,然后从炕上掀起一块石板,躲了进去,由于炕上有草席,不知道的人难以发现。   “太君,这是什么地方?”张富贵紧张地问。   “这是我们建的军火库,里面有充足的补给和弹药,足够支撑到我大日本帝国援军的到来。”宫本太郎得意地笑着。   “太君高明。”王富贵赶紧拍马屁。   经过很长的一段甬道,他们走到了甬道尽头。枪声已经很小,想必除了距离远之外,日本兵也被消灭得差不多了。   甬道的尽头是一扇巨大的铁门,宫本太郎用一把巨大的钥匙将大门打开。推开门,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,想必这个弹药库的通风口离着外面很近,映入眼帘的是一堆武器弹药箱子,里面存放了大量的精良装备。整个武器库显得非常大气。   “你的,过来给我们做点吃的。”宫本太郎指着李三,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锅和食物。   “好的,太君,您稍等。”李三连忙点头。宫本太郎安排李三去隔壁的房间生火做饭,那里有燃油和木炭。   也许是太饿了,也许是被枪声吓着了,他们几个狼吞虎咽地将饭吃了下去,根本忘了之前试菜的事情,更没有给李三和王富贵留哪怕一口饭。   “宫本君,我怎么肚子绞痛?”一个日本军官捂着肚子问道。刚说完,他就吐了一口黑血。   宫本太郎和另一位日本军官也感受到了腹痛,“八格牙路,你敢下毒?”宫本太郎说着就朝着李三打了一枪,李三麻溜地躲过去。   “实话告诉你,昨晚的饭菜里面也是我下的泻药,否则你以为八路军能这么轻松打败你们吗?”李三哈哈大笑。   “啪。”另一个军官朝着王富贵开了一枪,蒙圈的王富贵愣在那里,好在李三关键时刻将他扑倒,但是李三却中弹了。   宫本太郎几人毒发已经无力握枪,于是就命令王富贵开枪杀了李三。   王富贵颤颤巍巍地爬起来握着枪指向李三,他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一个转身,朝四个鬼子疯狂地射击:“我杀你奶奶个腿,老子早就受够你们这些日本鬼子了。”   中枪加中毒,四个日本人很快就倒地身亡了,此时李三也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。   “李三,你怎么这么傻?”王富贵哭着问。   “王哥,想当年是你把我从死人堆里救出来的,我是自愿以死相报的。”李三断断续续地回答。   “王哥,其实我的父母就是被宫本太郎害死的。从那之后,我就秘密加入了八路军,我是来这里卧底的。王哥,对不起,我不该隐瞒你。”李三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……   “兄弟,别说了,哥不怪你,你要挺住啊!”王富贵急忙说道。   “王哥,弟弟不行了,麻烦你出去后和外面的八路军同志说,我不能再帮忙了,这个武器仓库希望能对他们有帮助。”李三吃力地说。   “兄弟,哥哥不敢啊!哥哥这些年跟着鬼子没少干坏事,八路军怎么可能放过我?难道你忘了上次你给我出主意抓八路的事了吗?”王富贵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。   “哥,你放心吧!八路军不会随便伤人的,只要你认清错误,将功赎罪,他们一定不会为难你。再说上次那位同志是得了重病,命不久矣,才自愿为我博取鬼子和你的信任,那就是在做戏。哥,你一定要做个好人,咳……”李三咳了一口血,手臂垂了下来。   “兄弟,李三兄弟。”王富贵摇着李三的尸体大叫。   “兄弟,你放心吧,我听你的,以后一定会做个好人。”王富贵哭着说道。   四   那场仗打了一上午,八路军很快就将宫本太郎的部下消灭掉。在王富贵的指引下,八路军得到了武器仓库的装备,他们利用得到的装备很快剿灭了前来救援的日本军。   五   荒凉的山坡上,又添了一座新坟,这是李三的坟,旁边是他父母的坟。王富贵是从其他同志那知道的位置,于是他将李三葬在了他父母身边。王富贵把自己攒的钱都捐给了部队,将功抵过,他没被追究责任,后来他加入了八路军,成了一名优秀的战士。他逢人说要向李三学习,做一个真正的革命者。   (原创首发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