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诗文鉴赏 >

【星月】雪韵童“年”(散文)

时间:2021-04-02 00:31
火币网      越长大越孤单,越长大越不安   难道说   这改变   是必然   ——题记  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年龄越是增长越是不喜欢过年。   不喜欢过年的纷纷闹闹,迎来送往的疲惫;不喜欢过年的山吃海喝,礼尚往来的浪费;不喜欢麻将桌砌墙和手机上网的无谓……除了这些,只有自己知道,最不喜欢过年的原因是:过年了,自己又老了一岁。或许是年龄增长的关系,为什么总感觉时光匆匆如流水呢?   呵呵!很好笑吧?这是不是有点儿掩耳盗铃的感觉。又如摔了跟头的小孩子,明明是自己摔倒了,不小心摔疼了,哭了。却偏要大人匆忙赶来,跺一脚地面,呵斥一声,都怪你,然后才破涕为笑。   记忆中的年,最有趣,最有年味儿的,莫过于雪韵童“年”。记忆中,那时过年总是少不了雪的。田野里、小山上、村庄里,到处白雪皑皑,似乎是披上了节日的盛装。孩子们欢呼着,奔跑着。听着脚下咯吱,咯吱的雪声,犹如一首动听的音乐。   在乡下,进入腊月门儿,年味儿便越来越浓。应景儿似的,雪花总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飘然而至。一会儿飞似鹅毛,一会儿飘若柳絮,有一搭没一搭地下着。这时节,最快乐的莫过于孩子们了。打雪仗、堆雪人、滑雪橇、敲冰凌……整天忙得不亦乐乎。   最有趣最刺激的就是孩子们之间的小小恶作剧。就是先寻一雪坑,然后做好掩护,再把小伙伴诱过来,一脚踏进去,再也挣扎不出来。只好求助于小伙伴儿,代价就是出来后,在一片哄笑声中,在地上躺成一个大大的“大”字,美名其曰“写”书法。这是一个百玩不厌的游戏!奇怪,居然没人恼过。还有一个游戏也很有趣,不过大多都是男孩子的乐趣。寻个雪坑,埋个炮仗进去,只露出外面的燃引子。随着噼啪一声响,顿时漫空飞起那精美绝伦的碎玉琼花,简直能把人看得呆了。年在孩子们的无忧无虑和偶尔响起的炮竹声中越来越近,空气中似乎到处都弥漫着年的气息。   首先变化的是镇上的集市,原来的集市一过中午十二点,便行人寥落,商贩也无精打采、漫不经心地收拾东西,准备歇业。只一会功夫,原本热闹的集市像变戏法似的归于平静。而一进入腊月,直到下午三四点,集市还是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全然无畏于寒风凛冽、冰雪漫舞。小摊位或者商店里的物品种类也陡然间丰富了起来,应有尽有,让人眼花缭乱。   其次变化的是各家各户的女人们,这些平日里只知在家辛苦操持劳作的人儿,终于得空闲,有机会,拿着从男人那儿名正言顺支来的钱,开始置办年货。什么针头线脑儿,一些外地来的非时令的新鲜蔬菜、水果,还有肉蛋……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一家老老少少,大大小小的新年衣。可别小看了去,在乡下,过年可以吃的喝的从简些,唯独这新衣必不可少,马虎不得。俗话说得好:有钱没钱,穿着新衣好过年。这新衣是有讲究的。从里到外,从头到脚,预示着新的一年新的开始,欣欣(新新)向荣。所以一进了腊月门儿,女人们成群结队、呼朋引伴。逛逛街,买卖东西,再正常不过。翻出平常出门才舍得换上的新衣,挽上压在箱底里的花布头巾,挎上篮子,牵上孩子。一路上叽叽喳喳、说说笑笑,全然不顾寒风啸疼了脸,大雪迷乱了眼。就连呵斥前后奔跑耍闹的孩子和狗的薄嗔中,都会不小心地泄露出一丝丝掩饰不住的喜悦。即便一不留心,回来晚了耽误了做饭,也不会见男人的满脸阴霾密布。   另外,变化比较明显的是各家各户的家庭气氛。大家和和气气,一片暖儿。不为别的,图个吉利。一年无论好坏,都即将成为过去。所以大家要安详平静,甚至是欢快地送走它,喜气洋洋、吉吉利利地迎来新的一年。一家人,兄弟妯娌也好,父母儿女也好,夫妻朋友也好,都要谦逊有礼,一团和气。过往无论有多大的恩怨情仇,在这辞旧迎新之际,都要让它成为过眼云烟,一切从头开始。若是谁不经意图嘴快,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,那“受害者”必定一年中都耿耿不能释怀,那始作俑者也会遭人轻视。   年里最盛大最隆重的事,就是杀年猪。一旦杀年猪,那就意味着年已迫在眉睫了。要是能赶上下雪的日子里杀年猪,那就更是别有一番风味,冥冥之中诠释着瑞雪兆丰年的意蕴。虽然冰天雪地的天气增加了行走和行动的难度,但丝毫影响不了那爬上眉梢的喜悦和企盼。尤其是寒风中,当一锅热气腾腾的猪肉炖粉条端上桌,还没入口,便被那浓香四溢馋得垂涎三尺时,漫天飞舞的雪花更是加重了年的气息。现在想想,年也好,杀年猪也好,似乎都只有和雪联系在一起,才有一种回味不尽的味道。   盼望着、盼望着,忙碌着、忙碌着,终于迎来了除夕。这一天应该是各家各户,男人女人,甚或小孩子最忙碌的一天。这一天,连平日里,爱睡懒觉的小孩子也不能例外了。一大清早,便被早早地叫起来,匆匆吃过早饭,便各司其职。各自的任务必须在过年之前完成。   男人在这一天里,要完成最后的采买,否则集市在年初几天是不开门的,短缺了什么就不好办了。当然男人这一天里最重要的任务,是贴对联、请祖先、燃鞭炮、迎除夕。按照当地习俗,这些也只能由男人来做。   女人们则要在这一天里完成年里最后的浆洗和卫生大扫除,所以这一天里,你要是有空串门,有幸见到某家女主人扎个奇怪的头巾,穿一身破旧的衣服,便一点儿也不稀奇。另外,女人们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。那就是准备丰富的炸菜,诸如红薯丸子、蔬菜丸子、豆腐泡儿、炸藕、炸鱼……还有各种卤菜。因为按照风俗,新年的前几天里是不做生的、不打扫。否则就预示着这一年里的劳碌。   小孩子的任务就是做些杂活和洗菜。诸如妈妈打扫时递个扫把,爸爸贴对联时帮忙拿浆糊,剪刀之类的……最重要的就是洗够三两天的蔬菜,比如白菜、萝卜、海带……如果谁家大年初一出来洗菜,是会被人笑话懒惰的。冰凉的河水把孩子的小手浸冻得,如红通通的胡萝卜。但孩子们仍然一边徒劳地朝自己的小手呵着气,一边喜笑颜开地说着、闹着。即便被大人支使得如一个忙碌的陀螺,也丝毫影响不了他们期待过年的美好心情。   随着一记噼里啪啦的鞭响,终于迎来了年夜饭(按照当地习俗,过年的团圆饭是要在除夕的夜晚的。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也有例外,比如有的住得分散,团聚后还要赶回自己家或婆家或娘家,或有别的缘由,近年来也有一部分人会在除夕的中午过年的)。年夜饭一吃,旧的一年就算过去了,从下一刻开始,就是崭新的一年了。燃放鞭炮之前,要先贴好对联,供奉祖宗的祭品也要摆放上桌,有讲究的还要烧纸跪拜,说些吉利话,祷告祖宗保佑来年福顺财旺,出行平安吉利。   另外吃团圆饭的人是必须到齐的,晾晒在外的衣物被褥之类的也必须收回,甚或劳作的工具都要拾掇回来安放合适的位置。年夜饭丰盛而讲究,除了丰盛的肉锅、鲜美羹汤、嫩绿蔬菜,有一道菜是必不可少的,那就是鱼——寓意年年有余。   从吃年夜饭开始,家里各个角落都要灯火通明,直至第二天凌晨,至少也要到午夜十二点,大人“接年”之后。小的时候还为这个挨过骂呢!长大后,才明白这个习俗大概跟“年”是个凶猛的恶兽的传说有关吧。年夜饭的时候,一家人围坐一堂,说说笑笑、热热闹闹,是一家人最轻松最幸福的时刻。大家会彼此说些祝福的话,大人也会在这个时刻给小孩子发发红包,寄予一年的成长期待。家里有老人的,晚辈会在此时给年长的长辈行跪拜的年礼,隆重而庄重。总之一句话,其乐融融。   年夜饭后,就是守岁了。守岁通常都一家之主——男人的事。但为了增加气氛,一家人会围着着火炉讲讲故事、话话家常或是来年的宏图渴望,偶尔也会玩玩纸牌助助兴。火炉通常要烧得又红又旺,预示来年的生活红红火火、兴兴旺旺。守岁还有一件大事,忽略不得。那就是守香,这香是必须一直燃着到天明的,向神灵祈福,求祖宗佑安。通常情况下女人和孩子熬到十一二点就困倦了,便早早入睡了。其实,小孩子通常都是打了埋伏的,把精力和期待留给下一个精彩的节目。这个时候,已经吃了年夜饭,玩过炮仗,收了压岁钱,还剩新年最后一件重头戏了——那就是拜年。   拜年是和过年同等重要,且有趣的事情,在童真不谙世事的小孩子眼里。首先从妈妈那里得到珍藏好久的新衣。小心翼翼地平铺在被褥外面,聆听着屋外房顶、小树、竹林里簌簌扑落的雪花的声音,想象着第二天一早,穿上漂亮的新年衣,顶着漫天的雪花,穿过一条条蜿蜒曲折的田间小路,故意在大人的惊叫声中,潇洒地滑过结着厚厚冰层的宽阔池塘。和大人一起走家串户,逢人便拜,逢人便笑意盈盈地送上一句“新年好”!大人通常一手抚摸着你的头,一手递过薄薄的压岁钱或糖果点心,嘴里还不忘惊叹或夸赞一句:啊呀!这孩子懂事了呢,或这孩子长高了呢,抑或这孩子又长俊了呢……乐得大人孩子合不拢嘴。似乎“新年”两个字全写在他们脸上。想着想着,不知不觉进入甜美的梦乡,嘴角还挂着没来得及散去的甜美笑意。   而新的一年,新的一天,新的憧憬,已在不知不觉间拉开了新的序幕。   这就是记忆中的雪韵童“年”,即便是在多年后物质丰富、物欲横流的今天,依然那么有趣,那么新鲜;那么经典,那么怀念。或许是太怀旧,或许是那段日子真的太纯真太美好,越长大,岁月越流逝,这段记忆越深刻。总是拿它和现在的年比较,那感觉就像品一盏醇香的红酒,和喝一杯寡淡的白开水,那样的泾渭如此分明。   总在那找不回的失落中,悄悄感慨:越长大越孤单,越长大越不安   难道说   这改变   是必然  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